民国时代虽然大家的思想开始慢慢解放,但是对于感情还是比较保守的,不过每个时代都会出现一些“佼佼者”,她们善于打破世俗,不顾世人的眼光,那么民国第一绿茶是谁呢?民国时期的渣女都有谁?下面就跟见闻坊小编来详细了解一下吧!

民国第一“绿茶”

林徽因,沈从文说她是“绝顶聪明的小姐”;胡适说她是一代才女。生于1904年,父亲林长民是清末有名的才子,中华民国临时征服成立时还官至参议院秘书长。

林徽因不仅是梁思成一人的女神,更是民国时期大多数文人墨客的女神,备受欢迎。

但却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妻子,因为在大多数女人眼中,她就是冰心《我们太太的客厅》里一样:爱出风头,作!

现实生活中的林徽因口直心快、好强、学识渊博、她在“太太的客厅”里能吸引到众多来访者靠的不是美貌,而是她的学识、智慧。

在女子读书机会少的年代,能跟她有同样高度精神境界的同性少之又少,但费慰梅却是其中一个。

同样出身书香门第,同样个性热情活泼、热衷艺术。费慰梅为林徽因画过一幅素描,认真而执着。林徽因本人非常喜欢,感叹道:从未料到我还能有以为女性朋友。

两人惺惺相识,势均力敌的精神境界使她们拥有了长达半辈子的友谊。

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。同一时代,用尖酸刻薄话语形容林徽因的,不过是没有跟她深入交往罢了。

现在谈起林徽因,很多人都说她是民国有名的美女、才女,称她为“梁思成太太”。

她却想要做一个独立的林徽因,讨厌美人的称号:什么美人不美人的,好像女人没有什么事可做似的。

她是一名建筑师、是一位学者,用自己的一生证明:别因为自己是女人,就禁锢了双脚,真正长存于世的美,从来不止于皮囊,更是一个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立和智慧。

她的童年,有阴暗,却自己找到光明;她的感情,丰富而激昂,却选择理性对待;她的生命,有病痛,却没有遗憾。

民国第一渣女

余美颜,1900年出生,出身富商家庭,从小便父母被送到西方去读书,她从小就接受了西方先进的文化。除了受到西方文化影响,也受到了西方性的影响,对性很放的开。

1918年余美颜和开平一位姓谭的公子成了亲。谭姓公子也是留过洋、接受过西方高等教育,俩人情投意合。婚后也幸福美满,可是,因家里经济问题,在婚后没多久丈夫就外出经商了。留下独守空房的余美颜,忍受不了寂寞的无美颜就南下去广州了。因在广州受牵连,坏了名声,被薄情的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。

面对现实的不满,,她开始“混”了,开始放纵自己。经常来往于省港之间,余美颜放浪形骸,不管不顾,她几乎成了一个无所挂念的女人。她出入于舞厅、赌场、酒会,她穿着艳丽的服装。当时很多人把她看做“奇女子”,余美颜不屑于去妓院廉价地出卖色相,她遇到可心的男人,就陪他过夜,而遇到不喜欢的,无论多么的有钱,她也不会和他过夜。当时,奇女子余美颜成了当时小报的谈资,很多头条新闻,都是由她而起。

接着,她在混迹中认识了富商,在富商的追求下了成了富商的姨太太。可是,她却不知有所收敛,反而更加变本加厉的奢侈消费,混迹赌场和各种风月场所。这巨大的花销和浪荡引起了富商的不满,于是休了她。

后来,她又结识了一位官二代。官二代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。二人很快陷入爱河无法自拔,可是,余美颜的名声可不好听,官二代家里人不愿意,用霹雳手段拆散这对情人。

面对三对感情的不幸与失败。余美颜彻底心灰意冷。余美颜更加放荡不堪,如同行尸走肉。面对各种各样的男人,只要她愿意,她就可以和这些男人们各种放纵。后来,她为了记录这糜烂的生活,还写了书——《摩登情书》中详细描写了她和男人们的情感纠葛,性生活感受等等,据说,短短几年时间,和她有关系的男人多达三千多人,真的是惊世骇俗。

后来,她厌倦这种生活,出来当尼姑了,可是仍然受到外界男人的骚扰,就被赶出来尼姑庵。彻底看破红尘的余美颜在从香港至上海的轮船上跳海自杀了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,时年28岁!

唐怡莹过最爽一生

唐怡莹,出生于1904年,满洲镶红旗他他拉氏,汉姓为唐,名怡莹,也叫石霞。两个姑姑更是了不得,是光绪皇帝的珍妃和瑾妃。

瑾妃将唐怡莹指婚给了溥仪的弟弟溥杰。也许她是觉得不忍侄女困于深宫之中,也许她是有先见之明,早就知道小侄女不是个安分的女子。

没有感情基础,性格也差得天渊地别,没过多久,两人的婚姻生活就出现了裂痕。

唐怡莹好名利权势,但是大清福晋在那时已经是徒有虚名,名号再光鲜也比不上实打实的银子,而且丈夫性格窝囊,她的嫌弃时常写在脸上,溥杰怎么说也是皇帝之弟,从小也是娇生惯养惯的,也不愿意忍受唐怡莹的臭脾气。

就这样,一桩皇室联姻成为名副其实的政治婚姻,两人徒有夫妻之名,貌合神离。而且生性不羁的唐怡莹,很快就在丈夫头上种了一片大草原。

1926年,溥杰夫妇和张学良相遇。

张学良和唐怡莹成了地下情人,但偷情偷得一点也不地下。溥杰很快就知道了两人的关系,加之和唐怡莹感情一直不好,于是提出了离婚,可唐怡莹却要求天价赡养费,离婚之事一再搁置。

张学良在情场中混迹多时,没想到真的栽在了唐怡莹手里,张学良曾打算娶唐怡莹为妻。但唐怡莹看得非常通透,和张学良在一起,不过是逢场作戏。

虽然张学良说过要娶自己,但这个承诺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实现,唐怡莹很快就抽身离开,并且投入了另一个民国四公子的怀抱,那就是浙江都督卢永祥的儿子,卢筱嘉。

这一举动直接给溥杰和张学良同时扣了一顶原谅帽,以至于张学良到晚年还对唐怡莹“念念不忘”:她聪敏极了,也混蛋透了。

不论唐怡莹是和张学良一起,还是和卢筱嘉佳一起,作为丈夫的溥杰虽然很受伤,但因为和唐怡莹早已同床异梦,他也一直“忍气吞声”。

直到后来,伪满政府为了让溥杰娶一个日本女子为妻,逼迫唐怡莹和溥杰离婚,两人才正式解除这桩名存实亡的政治联姻。而且唐怡莹是净身出户,溥杰还不必付她曾经要求过的天价赡养费。

虽说是净身出户,但唐怡莹早就打好了小算盘,早在没有离婚前,她就和第二匹野马卢筱嘉,将夫家的财物古玩通通搬空了。

溥杰的父亲是醇亲王载沣,曾经担任监国摄政王,大清国的实权实际上掌握在他的手里,他也从宫中运走过不少珍宝。大清亡了以后,溥杰也一直享受着民国政府的高额补贴。

正所谓烂船也有三斤钉,唐怡莹早就盯上了溥杰家的家底,于是和情人卢筱嘉一起,在溥杰远赴日本留学期间,找了辆卡车逐批逐批运走。

后来唐怡莹得以到处寻欢作乐,也是用的这些财物做自己的娱乐基金。

而和溥杰离婚后,她更是彻底放飞自我。但是她的放飞自我却不是像从前一样放荡,只流连于灯红酒绿。

也许是少了没落贵族身份的束缚,她开始对自己的人生审视了起来。前半生在交际场上如鱼得水,后半生不如就在文艺圈中做个耀眼的艺术家。

自小就是官家小姐,诗书画的功力差不到哪里去,而且未作人妇前,就是个以才学闻名的才女。

清廷破败,直到灭亡,宫廷画家已经慢慢绝迹,而擅长书画的唐怡莹打小跟着姑姑生活在宫中,更是从宫廷画家中学习到不少。

唐怡莹重新拾起画笔,将宫廷人物、山水场景都绘于纸上,在画卷中重现盛世太平。再加上唐怡莹一向在交际场上如鱼得水,她在上海滩推销自己的画作,遭到不少人的哄抢。

很快,她作为一个画家,在艺术界也混出了个名堂来。

1947年,唐怡莹在中国画苑举办自己的个人画展,非常成功。

1949年,她移居香港,受香港大学林仰山教授的赏识,受邀到香港大学东方语言学院任教。期间仍继续作画,在港台两地都举办过画展,那时的她会在画作上署名“唐石霞”。

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除了她的画作还在市面上流传,唐怡莹的人生境况已经鲜为人知。

直到1993年,年近九旬的唐怡莹逝世,画作全数捐赠给台湾的中国文化大学。


扩展阅读:

石家庄今日新增确诊病例26例

清明五一能放心出游吗?吴尊友回应